1. 首页
  2. 观点

倒计时8天,澳本聪那笔“在路上”的巨额财富会摧毁市场吗?

倒计时8天,澳本聪那笔“在路上”的巨额财富会摧毁市场吗?

8天后,也就是2020年1月1日,按照一份被称为“Tulip Trust(郁金香信托)”的信托基金文件约定,澳本聪(Craig Wright)将接受一个包含超一百万枚比特币的密钥。如若这比即将被解锁的巨额财富真实存在,按照当前的比特币价格计算,其总市值接近80亿美元。按照澳本聪自己此前发表的“他在2020年后将只持有BSV”的言论,这笔数额惊人的比特币可能会集中涌入市场,如果这次澳本聪并没有在说谎,那8天后整个加密货币市场很可能会遭到“毁灭性打击”。

这份被称为“Tulip Trust”的信托基金文件,正式在Craig Wright前合伙人Dave Kleiman的家属在起诉其侵占Dave Kleiman遗产时提供的,文件显示,两人在加密货币诞生初期曾共同开采了100余万枚比特币。不过这部分资金被存放在了一个注册于塞舌尔群岛的郁金香信托基金之中。目前Craig Wright无法动用这部分资金,不过文件显示,该账户的密钥会在2020年1月1日交回到Craig Wright手中。

被披露的Tulip Trust主要内容如下:

Dave Kleiman本人确认存在本协议提到的信托基金与比特币转账,且截止2011年6月9日(周四)前,其对所有软件及管理比特币的密钥有完全控制权。

协议主要提及:

1.Dave Kleiman是Craig Wright所转那笔satoshi的受托人。考虑到澳洲税收问题,这笔转账的价值定为10万美金。

2.Dave Kleiman已从Craig Wright处获得1,100,111个比特币,转账时价值约为10万美金。

3.Dave Kleiman将成立一个任何时候都由3-7人进行管理的信托基金。

4.所有比特币将于2020年1月1日还给Craig Wright——以公司控制权的形式。公司及信托基金将在塞舌尔进行管理。

5.Craig Wright知晓,在公司破产的情况下,如果没有相关权限而强行转移有价资产,且无法提供这些资产的相关信息,可视为违反澳大利亚法律。

6.Craig Wright同意放弃其他资产以维护这些资产,并且同其妻子(Ms Lynn Wright)达成一致,他将用其名下所有其他资产维护比特币。

7.本信托基金在2020年转账给Craig Wright时,账上必须持有至少10万个比特币。

8.Craig Wright在出现有且仅有以下情况的时候,可以申请比特币贷款:

· 继续研究点对点系统、IPv6以及比特币;

· 开展有助于比特币价值与地位上升的商业活动

9.本信托基金可通过五组密钥中的两组获得,其中以下几组将始终包含在其中(通过PGP指纹)

10.本信托另一方的挑选将不会通过Craig Wright确认。

11.以下条件在任何时候都可适用:

· 如果Dr Wright在2020年前去世,那么所有金额减去下面提到的金额以及信托基金股权将转移给Ramona Watts(译者注:Craig Wright的现任妻子)

· 如果Dave Kleiman去世,Dr Wright可在Kleiman去世15个月后自行决定如何调整郁金香信托及公司的股份。

· 没有转给Ramona Watts的金额将留用证明“澳大利亚税务局的Adam Westwood在打击Dr Wright时撒过的谎、行过的骗”

· 上一条是Dr Wright的原话,他明确要求写入本协议。

据分析,该文件的行文特色基本可以确认此文件出自Craig Wright之手,而这份文件最早是被一个匿名黑客发送给媒体Gizmodo用以证明Craig Wright就是中本聪本人。而Craig Wright也从未在公开场合否认过该文件的真实性。

考虑到在回应社区关于其“为什么不动用早期挖出的比特币来自证中本聪身份”的问题是,Craig Wright曾表示这部分比特币已被托管,导致其个人暂时无法移动这些比特币,这一说法与Tulip Trust的真实存在高度匹配。

不过不论是考虑到Craig Wright过往的“劣迹”,还是单纯从这个“故事”本身来看,网友们普遍都对于该消息的真实性持保留态度。有网友指出,Craig Wright声称自己会在不久后接受密钥的唯一证据源自于一封Dave Kleiman在2011年发出的电子邮件,这封电子邮件的全文如下:

但是这封邮件的真实性引发了广泛争议,其中一个主要的疑点在于文中使用了“satoshi”一词,而根据现有的社区共识,这个词的用法最早应该是在2013年加密社区集中讨论如何命名最小数量的比特币时被提出的,这个时间与这封来自2011年的邮件并不匹配。

除此以外,Craig Wright在探及这个在几天后即将被送到自己手上的密钥时实际上也刻意留下了一些“余地”,他在法庭上作证时阐述了他如何指示Dave Kleiman聘请一位“快递员”在未来的特定节点把密钥送到他手上,但是却从未证实这名“快递员”是否真实存在,而这难免让人认为Craig Wright这是在为自己的谎话留下后路,以便在最终没有收到密钥时把错误归咎到已经逝去的Dave Kleiman头上。

尽管这个“故事”漏洞百出,但是主持Kleiman诉讼案件的法官Bruce Reinhart在今年8月接受采访时却表示,Craig Wright在出庭作证时表现的非常自信,他看起来是在说实话。

8天之后,究竟是真的有超过一百万枚比特币涌入市场,造成比特币价格的疯狂跳水,并让BSV社区迎来他们期待已久的加密货币革命?还是一切如常,仅仅是Craig Wright的又一个谎言破灭,进而让市场彻底打消对于这一实现几率不高但是确实存在的现在风险的担忧?我们拭目以待!

原创文章,作者:BCDC,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ullish.top/archives/1222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cnblock(微信)

电子邮箱:cncpl@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00-22: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