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观点

生存or倒闭,区块链公司在2019年死磕的每一天

作者/王大树

受限技术性能突破有限、大公司加快入场、资本市场收缩等因素影响,生存成了2019年各区块链创业公司面对的最大问题。此次链捕手与四家靠自驱力熬过2019的公司进行了交流,希望呈现各CEO这一年的求生经历与心得。

他们中有的专注数据与安全,有的潜心数字化广告,也有的聚焦DeFi、数据上链,虽领域不同,却同在行业发展尚不明朗的大环境下向内思考、向外探索。

01

节流

荣格说:「往外张望的人在做梦,向内审视的人才是清醒的。」

政策认可、落地、融资、流量、技术等变量因素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CEO们对业务定位的思考。

「当下最难的是看清行业现状和整体趋势,作为CEO必须要在这个趋势下作出合适的定位调整和产品布局,每每想不通时就会焦虑,但好在我会经常与团队、同行或者客户交流探讨,慢慢地吃透一些,消化掉一些。」派盾CEO蒋旭宪如是说。专注安全领域二十年之后,他认为自己的焦虑更像是解出一道奥数题前的自我磨炼。

行业发展不明朗自然是困惑着大多数创业者,外部变量趋多让他们选择向内思考,保持清醒。

然而,伴随思考而来的还有带领团队验证所谓的行业风向。「噪音太多,容易模糊视线,不管什么风声和舆论,都需要去链上勘察数据验证真实性,来帮助公司业务更好地转化定位。」蒋旭宪坦言,不过正因这样,派盾锻炼出对安全和数据的敏锐感知,在无形中具备了对潜在风险的预判意识。

随着2019年黑客盗币、资金盘骗局、金融诈骗事件激增,忙碌成了蒋旭宪和团队的常态,虽然团队规模较年初增加了两个成员,但由于安全事件多为突发,时间、轻重程度不受控制,故而人总是排不开、不够用。

不过,对于大部分公司而言,早就不招人了,裁员才是常态,ProChain就是其中之一。

该项目CEO 老白告诉链捕手,2019年主要通过节约开支来保存体力,市场、运营等部门早已被优化,整体人数比去年减少一半,剩下的基本都是技术人员。

虽然优化市场、运营部门是大部分公司的首选,但也有些公司选择砍掉冗余业务,转化模式来寻求增长。哈希未来CEO贾英昊就是此类决策的代表之一,因为感知到环境变量的叠加,他在2019年初便开始思考如何通过改变自身结构来求生存,一年下来哈希砍掉了海外(美国、新加坡)站点以及日本、韩国的分公司。

自政策利好消息出台,传统企业逐渐认可区块链行业,不少技术咨询业务也相继而来。咨询型人才则是贾英昊2019年的培养重点,他认为这一环节做不好,技术再牛也很难促成合作。

「被认可固然是好事,但对技术团队而言,咨询型人才很稀缺,不仅需要涉猎金融、科技领域,还得花精力培养,好在我们在思考未来定位时发现这一点,做了准备,才培养出相关人才。」他欣慰地说道。

02

开源

不管是人员优化,还是收缩业务范围,都是各公司节约开支的表现,然而要生存下来,不仅要省,更重要的是如何具备造血能力。

过去几年行业浮躁,满地概念,落地却极少,在可持续性商业变现的业务模式上的探讨更是少之又少。

然而这种讨论在2019年多了起来。曾经埋头区块链技术的团队开始探讨如何拥抱产业,赋能产业,不再局限在早期窄化的技术领域里,他们开始愿意走出来。

老白的ProChain作为早期就聚焦在广告业的区块链项目,客户以公链广告为主,广告主多为公链上的区块链源生项目,包括DApp开发者与项目方。不过,随着链上新项目的减少,链上广告主早已大幅缩减。

这让团队不得不考虑转型,增加传统数字广告客户的服务。2019年他们开发了广告应用链,并基于微信和支付宝小程序开发了链上广告应用,算是向传统广告主靠拢迈出的第一步。

他告诉链捕手,2019年是不断试错转型的一年,最难的就是寻找合适的生态系统,来承载ProChain链上广告产品,过程中也踩了不少坑。「2019年初,我们发现公链生态没有达到预期,之前布局的资源无法继续使用,浪费了一些精力试错,转型成本还是挺高的。」他在回忆2019年最难忘的一件事时如是说。

与老白想法类似,贾英昊也在积极拥抱产业,目前哈希不仅为传统企业提供技术咨询,也会为他们做技术架构搭建。

从开源节流到寻找新的增长点,在噪音中感知信号。是贾英昊对过去一年的总结。这一年他和哈希被行业污名化、用户严重流失和政策不认可的问题困扰着。

自2018年的行情寒冬后,公链没有落地进展,流失了大量忠实用户。虽然2019上半年比特币从3000美金反弹到高位被认为是牛市来临的征兆,市场也靠所谓热点的IEO和模式币盘活了一波流量,但这波流量却和技术偏重型项目无太大关系,多为炒币者。

「随着资金盘的进来,整个行业逐渐污名化,别人一听区块链就认为是骗局,这种压力真的不小,当时同行们都互相调侃,别做技术了,咱们也开交易所玩模式去吧。」贾英昊调侃道,再加上10月份之前政府几乎没有对上链数据的认可,就算想要拥抱传统产业,司法、金融层面的限制都是无法逾越的障碍。

当时,合规的资金难进来、人才好感度低,企业创新业务模式难展开,加上模式币挤占着媒体曝光资源,那些以技术、生态为核心的创业团队的信念感被多方位敲打。

Kucoin副总裁Johnny也验证了贾英昊的说法,「下半年因受P2P、比特币的风险「牵连」,区块链行业再次被政策「一纸禁令」,行业再次陷入争议,因此我们团队还流失了一部分人才,不过下半年,随着技术被外界的关注,许多年轻的人才开始积极跻身行业,我们也吸纳了不少,目前团队规模在300人左右,还算稳定。」

03

最大的不变就是变化

「不过1024政策利好之后,算是给我们这个行业正名了,各界对行业的误解逐渐消除,传统投资机构都开始纷纷联系我们了,比10月前要好,还好我们没有被噪音吓退。」贾英昊说道,这是今年最欣慰的事。

原力协议CEO雷宇也感受颇深。「之前我们向外界介绍自己只说是做互联网金融,现在我们敢自信地说自己是做区块链的了。不仅如此,也有些传统企业找我们开发相关技术路线。」

其实原力协议专注的DeFi属于今年少有的热度赛道,受到主流投资机构的青睐,所以并没有采用节流的方式来过冬。雷宇向链捕手透露,虽然今年资本市场很谨慎,但并不意味着没有投资计划,只是他们更加理性,不像以前那么狂热。

虽然生存压力比大部分拿不到投资的公司小很多,团队也处于逆势扩招状态,人员还较年初增加一倍,但雷宇的烦心事却一点也不少。他告诉链捕手,内部人才专业性不足,跟不上行业变化,致使市场运营、品牌文案等岗位轮番换人、流动性大,是原力协议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

事实上这不是个例。由于区块链行业的特性对人才要求偏高,一般都需具备金融与科技等领域背景才能胜任,加之目前区块链与加密货币概念只是在小圈子内受到关注,市场运营的作用微乎其微。这也是老白这样的公司只留技术,优化市场、运营的本质原因。

此外,上交易所后的连锁反应以及社群管理失衡也在困扰着原力协议。

「当时币价表现一般,导致用户信心严重不足,再加上社群管理依靠外部团队,内容把控不到位让大小投资者对产品和团队产生误解,虽然现在通过随时与社群沟通都解决了,但当时压力还是很大的。」雷宇坦承,整体来说2019是真难,原力协议只能尽量做到韬光养晦,毕竟行业早期的投机性和赚快钱的思维短期内很难改变。

其实对于CEO 雷宇而言,2019年的挑战较以往更大,职位从运营转到了主攻战略的CEO,压力大,责任更大。「年初,踌躇满志,上交易所;年中,学习、思考,谋发展;年终,鞠躬尽瘁,全天候工作。」是他记忆中自己在2019年的样子。

相较于雷宇,老白则显得很佛系,他说变量众多的情况下,唯一不变的就是最初的业务逻辑,信念依旧。蒋旭宪却一点都不佛系,他心态比较复杂,时而疲惫,时而兴奋,时而平稳,时而中气十足,思考贯穿始终。对他们而言这一年最大的不变就是变化。

历史的车轮不会停下,行业变局还在继续发生,经受磨练并生存下来的公司正在踏向2020,而那些以投机为目的的一切公司或许将永远停留在「2019」。

原创文章,作者:BCDC,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ullish.top/archives/1317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cnblock(微信)

电子邮箱:cncpl@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00-22: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