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观点

观察 | 丰水期再临:矿业生态零和博弈,矿工朋友圈“摆地摊”

观察 | 丰水期再临:矿业生态零和博弈,矿工朋友圈“摆地摊”

文 | Tanya 编辑 | 毕彤彤 出品 | PANews

“安排好的事情,怎么又要变?天天变来变去的,已经多少次了!”林姐悻悻地挂掉电话,在电脑上重新修改表格信息,泪水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流出。

为了赶在6月初丰水期来临时,把矿机顺利运送到各个矿场,林姐这些日子寝食难安,她向PANews诉苦到,“已经在成都出差一个多月,压力太大了,有数万台矿机要从内蒙、新疆驱车几千里运来四川,再摆放到不同矿场,每天矿场的信息又有新变动,不停地联络调整…”

林姐的老板是国内头部的大矿工,电费就是他们的生命线,他们的矿机在中国境内按季节迁徙,曾为了在最短时间从水电矿场转移到电费最优的火电矿场,将矿机集体空运,高达几十万元的运费,在电费和挖矿收益面前,似乎不值一提。

5月底,中国西南地区全面进入丰水期前,在成都接连举办的几场矿业大会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成都矿业周”,这里几乎集齐了国内矿业从矿机、矿场、矿池、金融服务商、交易所等各个环节和角色,但矿工似乎并不多。虽然都被邀请,但林姐没时间参加太多会议,只抽空参加了主办方的开场晚宴。

观察 | 丰水期再临:矿业生态零和博弈,矿工朋友圈“摆地摊”

世矿会现场

家住合肥的矿工肖华这次也没有去成都,一方面他和火电矿场签了一年的合同,不需要在丰水期搬迁,另一方面,减半后回本周期加长,收益变差,也让他懊恼不已。

长桌火锅宴、丰水期再临:矿业生态零和博弈,矿工朋友圈“摆地摊”矿工私密局、矿场矿机路演,热闹的成都矿业周背后,矿业新一轮的洗牌仍在继续上演,逐渐走向工业化、金融化、精细化和集约化。

观察 | 丰水期再临:矿业生态零和博弈,矿工朋友圈“摆地摊”

矿工的隐忧:最后的黄金四年,挖矿只能当副业

 

“四川矿友物美价廉的汉源大樱桃,团一波吗?错过等一年。” 肖华在朋友圈,帮四川的矿友发樱桃广告。与全国各地的地摊经济一样,矿友们也都展开了经济自救。

观察 | 丰水期再临:矿业生态零和博弈,矿工朋友圈“摆地摊”

2016年入圈的肖华跟着比特币价格起起伏伏一路成为4年老矿工。见证着全网算力从1400T左右,到2020年初的时候涨到100E,翻了71倍。机器算力从S9发展到S19,比特币矿机算力增长10倍。

吃比特币这碗饭矿工们天然希望币价上涨,穿越几次牛熊,让肖华更加坚定的持币,但是行情不来,他也没有新米下锅。“在等待行情,我最近都没买新机器,但矿工也要生活,所以都会开展其他行业。”肖华告诉PANews。

随着比特币挖矿收益减半,减半后币价始终震荡,很多矿工手里的旧机器到关机价被逐渐淘汰,市场上不断上演着矿工退场的故事。肖华并不意外,“一旦行情好了,矿工就会回来了。”

除了做矿工,肖华还有另一个身份是矿机代理经销商,但这个生意他已经决定不做了,主因是牵扯到的上下游环节太多,问题纠纷不断。上游要找矿机厂商拿货,下游要帮客户把矿机托管到矿场里。矿机厂商时常推迟发货,矿场各种蛮横不透明。

“之前和云南矿场纠纷,托管客户们几十万元的矿机押金还没有要回来。”肖华抱怨道。

观察 | 丰水期再临:矿业生态零和博弈,矿工朋友圈“摆地摊”

云南某小型私人矿场

这些问题,林姐的老板并没有遇到,作为国内最早期的矿工,他们在红利期已屯下了丰厚的原始积累。矿场、矿机经销、云算力、矿池,他们如今的业务覆盖了矿业生态中除了矿机制造外的所有环节,可以拿到最便宜的机器和电价,从大矿工晋升为矿业大佬。

而林姐也有自己的隐忧,在她看来,这是矿工最后的黄金4年,到下次2024年的减半,全网只剩下130万枚待挖的比特币,到时候挖矿的难度增长,矿工们很难赚钱,绝大部分收入可能会变成手续费。

嘉楠区块链总经理邵建良同样也看到了这个问题,他在世矿会上发言时呼吁矿工关注在比特币网络维护中的作用。“现在手续费在整个区块奖励不断上升过程当中其实也在慢慢引导未来,不应该只盯着区块奖励,更多看区块网络永续发展当中矿工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矿工们的隐忧同样也是矿业其他环节参与者共同的担忧。

观察 | 丰水期再临:矿业生态零和博弈,矿工朋友圈“摆地摊”

矿机现货荒,矿业正处零和博弈

 

神马矿机的代理商Sully Yu拎着行李箱出现在5月23日“百团大战矿业峰会现场”,他从台湾飞到成都,刚结束隔离不久,即将在会议后赶往北京。

朋友听说他来大陆出差都表示费解,“现在不是经济形势不好吗,你们行业还有生意做?”作为神马矿机官方的代理商,随着神马在4月份推出神马M30S,Sully就忙了起来。

据Sully观察,现在的矿机买家和之前是完全不同的群体,机构买家大量涌入。“普通矿工看重的是回本,但是资本看重的是年化收益,所以现在资本敢下手,但是小矿工不敢。”他告诉PANews,但由于神马M30矿机首批现货产量很少,目前的矿机都是期货已经预定到了9月份。

此外,与往年不同,Sully的客户中,海外买家大幅上升占到了40%,其中大部分买家来自北美和欧洲。有人称比特币挖矿本质是全球能源套利的金融产品,而在中国以外,全球各地还有很多便宜电甚至负电价的地方。

矿工投入挖矿成本越来越高,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矿机厂商。BTC.com CEO庄重表示,现在生产机器的成本比之前高非常多。现在算力的趋势更多的取决于未来的行情,技术一直是好的,问题是大家有没有资金和能力去把算力生产出来。现在矿机厂商没有那么大的定价权利,随着规模化的挖矿产业,甚至未来联合挖矿会成为主流,这种情况下更多的是矿机投资者和矿机厂商合作的关系。

“因为疫情原因和经济危机原因导致供应链延迟所以不会有特别大规模新矿机出现,然后加上减半的收益锐减,” F2Pool 联合创始人神鱼在成都世矿会上表示,整个挖矿市场正处于“零和博弈”的状态。

观察 | 丰水期再临:矿业生态零和博弈,矿工朋友圈“摆地摊”

交易所做矿池,醉翁之意不在算力

 

币安矿池的团队已经在成都驻扎了很久。这次的矿业区块链周,他们也是积极的参与者。这个在负责人何可人口中的“宝宝”,已经在短时间内跻身了矿池的前10名。目前,三大所矿池均霸占了矿池榜前十位。

矿池的业务并不赚钱,你们为什么还要去做?面对这样的疑问,何可人认为矿池业务补齐了币安在交易所、平台币、稳定币等生态的最后一个布局。而她也直言,并没有通过矿池发行新的资产的计划。

何可人称,接下来会把挖矿和交易打通,甚至把挖矿和金融产品金融服务打通,不管是杠杆、期货、期权,还是理财等等,未来会全部打通服务矿工的群体。

OKEx矿池同样也是计划与交易所进行联动,其商务负责人罗晨峰表示,接下来会有云算力,毕竟有这么多的C端,希望云算力这一块做起来把所有想挖矿的门槛压得更低一点。

交易所做矿池,或许醉翁之意不在算力。此前担任火币运营总监,现任币信矿业CEO刘飞对交易所的心思,再熟悉不过。他向PANews分析称,交易所的矿池有天然的优势。一方面PoS矿池属于零成本。另一方面,PoW矿池不同于其他矿池,交易所矿池有多样的盈利模式,从而可以为矿工提供零费率甚至补贴。

交易所天然资金多,做币贷、套保、期权等很多衍生品时可以做到规模大和成本低,而服务矿工的成本比别人低,就能盈利;矿工的资产存量,交易所可以拿去放杠杆此外,还有很多生态协同效应,比如矿工的OTC,以及矿工本身的交易,交易所都会有手续费,这些矿工也天然是交易所的大客户;并且有附加的品牌效益。

观察 | 丰水期再临:矿业生态零和博弈,矿工朋友圈“摆地摊”

百团大战圆桌,右一为币信矿业CEO刘飞

当然,对于比特币信仰者而言,矿池业务还包含着对比特币网络的维护的初心。

蚂蚁矿池联合创始人田鑫回忆道,大家之前对算力都没有太多的概念,最早的时候很多矿池不是很规范,规模又小,很容易造成一些对全网算力比较危险的事情。我比较拥抱和喜欢很多新加入矿池的伙伴,因为这样会让算力更加分散,最起码全球的网络是安全的,不会像以前那么容易就达到51%的攻击。而未来10年,矿池更多的是保护计算机网络,会变成更加贴近服务化的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颇具神秘色彩,突然杀入矿池排名榜的路边矿池也出现在了矿业周百团大战会议的现场,但其合伙人并不愿意向PANews透露该矿池的具体情况。

观察 | 丰水期再临:矿业生态零和博弈,矿工朋友圈“摆地摊”

善用金融工具,杠杆是洪水猛兽吗?

 

“在牛市开启之前,对于矿工来讲首要因素是要活下来,在别人关机的时候挖取到更多比特币收益。”神鱼恳切建议,新时代矿工必备具备的新技能,一方面是选择技术优势的专业平台,而另一方面就要擅用金融工具,降低意外风险,提高生存能力。

在成都矿业周上,不少做借贷、量化等金融服务的机构,其中,借贷在2019年迅速发展起来,而矿工是他们的重要客群。例如目前加密金融借贷领域的头部企业贝宝就是通过全国的矿业行,靠着矿工借贷而迅速发展。

但是据肖华观察,身边大多数矿工都没有使用这类金融产品。“矿工们大都是土老板搞不来这些,弄不清楚。”肖华称。

从2014年就开始挖矿的老矿工,同时也是FBG顾问的赵千捷似乎很能理解肖华这群矿工的心声。矿工们有两大诉求,一个是怎样卖最少的币去付足电费,另一个是好不容易获得的币,能不能让它有增值。早前为矿工提供的金融产品很少,而现在很多金融工具又太复杂,普通矿工理解起来是有难度的。

“解决这个问题,不仅需要金融行业加强与用户的沟通,也需要将产品设计的更加简单和容易理解。”赵千捷称。

贝宝金融联合创始人王立也看到了这一问题,“矿工这个群体很多人,原来的背景可能是传统背景,你要让他很快的接受一个新的金融产品、把挖矿这件事情做得更精细化的时候,需要比较高的教育成本。这是行业进步的一个必经过程。”但他也坚定认为,金融产品在矿圈有天然适合它的场景和土壤,未来会提速发展。

当然,使用金融工具和杠杆也需要适度。在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看来,“杠杆是万恶之源,场内杠杆是非常危险的。”

“3月份大家都有体会,很多做抵押币的矿工从9000美元跌到3800美元,几乎所有用杠杆的人,哪怕你的杠杆再低的话都可以爆掉。非常明确的一点是,不能用场内杠杆,比特币的波动非常大,所以不能用场内杠杆。这时候要用场外的杠杆,想办法去场外找钱。”江卓尔告诉PANews。

312的暴跌,对矿工也是一次洗牌,不少因为使用尴尬的矿工在这次下跌中黯然离场。

如何善用金融工具,或许会是一条无数矿工付出血与泪的旅程。

大浪淘沙,矿工们换了一茬又一茬,矿池排序几经变换,矿机推陈出新,而只要比特币仍在,矿业的故事就仍会继续上演。

当然,对于很多没有赶上比特币挖矿红利的矿工而言,他们已经在找新的挖矿机会,例如Filecoin等,这是新机遇,还是新泡沫,是新财富还是新一轮收割,PANews将在后续的文章,进一步为大家分享。

原创文章,作者:链接未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ullish.top/archives/1557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cnblock(微信)

电子邮箱:cncpl@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00-22: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