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观点

专访 | 李国权:新加坡预算案力度前所未有,留给中国创业者什么机会?

7月4日,“2020中新区块链领袖高峰论坛”将在线上举办,该论坛由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及巴比特将联合发起。为此,巴比特专访了本届论坛的发起人李国权,他也是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金融科技与区块链教授。李国权为我们提前透露了本届论坛的愿景、议程、嘉宾等核心亮点,以及新加坡区块链政策环境、投融资近况与业界动态。

 

宏观:新加坡预算案力度前所未有

新冠疫情背景下,中新两国政府一方面积极调动社会资源,动员民众抗击疫情。另一方面努力保证经济平稳运行,稳步推进经济领域的重大政策和举措,确保国家战略和重大创新不会受到疫情的影响。创新是催生新工作机会的源泉,因此两国政府都毫不例外地把工作重点放在了数字经济 (Digital Economy) 的发展上,特别是在区块链 (Blockchain) 及其相关科技行业。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MAS) 于年初开始执行《支付服务法案 (Payment Service Act)》;于此同时,新加坡也将于近期发布五张数码银行牌照,使金融业超越传统银行业务。为了刺激经济,MAS启动了1.25亿新元的《新冠疫情期间金融科技支持计划》,五千万新元的《东盟团结基金》,五千万新元的《金融科技融投资支持计划》,《金融科技团结拨款计划》,以及政府出资3亿新元全面投向深度技术类创业公司的创业股权。这些刺激方案对科技公司而言是特别积极的,其中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公司是正真的主要受益者。对于希望以新加坡为基地的中国区块链公司,这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政策措施。

“特别要指出,政府预算案中对于技术创新的支持力度前所未有,区块链和与之相关的技术和应用场景创新,将是政府大力投入和支持的主要领域之一。随着疫情的稳定,这一领域的营商环境更将有进一步质的提升和飞跃。”

虽然新加坡经济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总体影响可控。新加坡政府相继推出了四套经济疏困预算,它们分别是:团结预算案 (Unity Budget)、坚韧预算案 (Resilience Budget)、同舟共济 (Solidarity Budget) 和坚毅向前预算案 (Fortitude Budget)。四项预算案共计为经济输入近1000亿新加坡元,帮助解决企业和民众生产生活的当务之急。 

政策:积极引导发展虚拟经济

新加坡作为亚洲区块链贸易的活动中心,一直以稳健的法律、金融环境著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监管上,思想先进,手段创新。近年来,逐步将新加坡由区域金融中心,打造成了全球金融中心。

2016年5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金融科技办公室成立以来,新加坡对于新兴技术和颠覆性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监管,表现得尤其突出。新加坡提供了全球最规范,同时也提供了最宽松的金融科技政策和监管环境。随着金融沙盒 (Sandbox) 政策的进一步放宽,新加坡大力加速发展虚拟经济,特别是加密经济和通证经济的发展目标非常明确。于此同时,新加坡已经在另类数字资产领域的发展中领先全球。这也是新加坡能成为全球区块链创新企业和金融科技中心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们可以看到,政策在积极引导和鼓励企业从传统经济领域走向虚拟经济领域。这里要强调的是,传统领域和虚拟领域不是矛盾的,不是相互竞争的关系,而是互为补充和加强地共同发展关系。如果传统机构的变革缓慢,MAS就会制定新的法规和措施,改变游戏规则来颠覆、改造或补充它们。《支付服务法案》列表上的400多家企业是已经获得临时豁免许可证的,或者已颁发许可证的,可以经营数字经济与通证业务的企业。

 

资本:普惠型区块链项目正被关注

新加坡的资本方对于区块链和金融科技项目一直是友善的和进取的 (proactive)。最典型的例子是近期新加坡淡马锡 (Temasek) 作为全球第一家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加入脸书 (Facebook) 的天秤币 (Libra) 协会。

“近两年来,通过加密货币或者通证进行的区块链项目筹款活动数量和融资数量一直持续下降,直到最近,我们发现投资人对我们长期关注的包容型与普惠区块链项目产生了极大兴趣。这些项目已经在进行私人融资。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会看到更多有关这些项目投资资金募集活动。疫情期间,MAS正在与私人风险投资和科技公司合作,为项目进行投融资。”

由于近期全球新冠疫情和一些其他国际政治经济事件推动,国际主要金融机构减持债券,特别是私人银行减持的债券,正在积极寻找新的投资标的。这里要指出的是,新加坡是全球最主要的债券市场,也是全球最主要的离岸财富管理中心。疫情和无极限量化宽松给传统投资领域带来冲击,我们知道另类数字资产的价值和对法币系统的信任和稳定运行是负相关的,因此另类数字资产被认为是可以对冲这种风险的。同时,资本在新加坡对于区块链及其相关领域的投资又是理性的,这主要得益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有效工作。 

业界:“中新”区块链布局存差异

说到区块链,大家往往会提到区块链最重要的一个特征:“非中心化”,新加坡认为“非中心化”决不能理解成“去中心化”,比如区块链的治理,特别是有关国计民生的,有关民众生产、生活、生命、财产、安全的数据链,中心化的治理不但是必要的,而且是必须的。因此,如果要让区块链技术得到高速发展,加速进入民众生活的各个领域和方方面面,和政府的合作不但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应该是不可或缺的。在这一点上,中新两国的认知是非常相近,或者说是高度趋同的。而且,这也将帮助突破目前区块链发展中的一个瓶颈问题:跨链和兼容互操作性的问题。

然而,主要区别在于新加坡鼓励公有链和私有链的融合,充分利用最佳的通证经济学与技术来实现社会可扩展性 (Social Scalability),隐私保护和全球共建,特别是在供应链和贸易金融 (Trade Finance) 领域。新加坡不排斥利用通证或加密货币作为支付系统,也不反对在加密货币和法定货币之间具有完全可兑换性的加密银行业务的发展。与此同时,新加坡也专注于职业道德,治理和新法规的建设和完善,以确保行业健康发展。政府也更能深入了解这些新的数字化方式。这是因为新加坡的国内市场很小,“开放”的态度对于应对国际动荡和发展成为国际区块链节点至关重要。

“近年来我们欣喜地发现中国在传统经济领域的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项目 (PPP) 发展迅速,并且众多项目取得了成功。在区块链领域,对于新加坡来说,我们认为这将是一个新的,非常重要的发展领域。”

去年10月习近平主席的讲话将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提升到了中国的国家战略层面,中国在技术发展和技术应用领域的优势非常明显。新加坡则在虚拟经济,尤其是加密经济和通证经济领域的政策相对更加稳定和开放,也在努力加快发展脚步。目前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这样的趋势,政府会积极鼓励企业从传统经济领域走向虚拟经济领域。与中国相比,新加坡将把重点放在国际治理,职业道德,金融和贸易上,而中国则将重点放在数字货币电子支付和国内经济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数字丝绸之路上的DCEP的国际化。 

机会:新加坡留给中国从业者的空间

首先,当前有大量的中国区块链企业和金融科技公司在新加坡展业,并发展良好。从前面的讨论中,我们不难看出,新加坡和中国的技术人才是非常互补的。疫情和经济形势给传统行业的大量优秀人才带来了影响,新技术创业企业为这些处于发展空挡期的优秀人才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其次,新加坡的政策优势,开放创新的监管环境,又为创新企业提供了友善的创业空间。特别是在商业模式设计中包含了通证或者其他数字资产的创新企业,新加坡是最适合它们发展的总部目的地。

第三,长期以来,新加坡是中国企业进入东盟国家的桥头堡和跳板,东盟超过6.5亿人口的市场,在当前中美贸易战,疫情和经济不景气的多重压力下,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吸引力和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特别是大部分区块链和金融科技企业,商业模型设计中都以普惠为业务重点,东南亚的经济发展水平,可以说是全球最好的普惠市场。

最后,充分利用新加坡政府的扶植政策,利用前沿科技和分布式自主组织 (DAO) 形式,以新加坡为圆心,辐射东盟国家的创业模式,可以有效地将创业成本降到最低。分布式自主组织通过共识和贡献激励机制,让大家为了一个目标共同努力,同时,自身可以获得贡献激励作为回报。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分布式自主组织形式和目前国内一些城市在疫情后推出的地摊经济,稍有一点相似,政府允许并组织地摊经济,参与者和政府的共同目标是:恢复经济;于此同时,对恢复经济做出贡献的地摊一定可以获得可观的回报作为激励。

新加坡政府的官方扶持基金,融投资方案和拨款计划不会摊薄现有股东的股权,这个特点对于投资者和公司而言,是特别有利的。中国区块链公司应利用这些激励措施。与新加坡公司合作,利用双方的技术和市场,建立双赢的伙伴关系。

 

议题:众课题解锁区块链认知盲点

在这样的背景下,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联合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巴比特和新加坡区块链协会,推动发起“2020中新区块链领袖论坛”,可以说是恰逢其时。而从论坛圆桌设置上,可以看到web3.0、DeFi、预言机 (Oracle)、数字资产托管等议题受到关注。

这些课题直接对准了大多数政府和传统企业的一个认知“盲点”。这些课题,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应用,会带来什么呢?我们听到最多的是那个流行词:“颠覆”。实则不然,大多数政府没有很好地理解分布式业务和传统中心化业务之间,不一定是冲突的关系,两者之间更多的应该是“互为补充”、“互为依托”、“相辅相成”的建设性关系。这些新兴领域,创新速度快,在很多国家,法律和监管可能滞后,政府、监管单位和传统企业往往没有理解透彻“通证经济”到底是什么。交易成本的核心是信任成本,技术可以帮助我们实现几乎为0的信任成本,从而在最大程度上降低交易成本。

“这些技术都具有高度的普惠性质,这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可以切实改善很多民众的生活质量和提升他们经济能力。而且,通过这些新技术,原本传统经济统计中无法被追溯和记录的交易,现在都可以准确高效的被追溯和记录了,换句话说,原本不在GDP计算范围之内的经济活动,现在可以被纳入GDP的范畴之内了。这可能给经济政策的制定和落实带来重大变革。我想讲到这里,政府和监管机构应该会对这些技术感兴趣了吧。”

总之,这些都是引领创新的领域。许多新技术和思想是新的,并且是最前沿的。主要贡献在于建立分布式的信任机制,以及落实数据隐私保护措施。监管单位和项目方负责人需要更深入地相互了解和沟通。因为配置信任的整个过程不仅是技术问题,还是监管问题。但是,如果涉及企业和个人的财务,只有采用标准化的信任分布机制,并对之加以有效地监管,全面落实隐私和数据安全保护,才可能在社会大面积推广,进入工商业和国民生活的各个领域。因此就必须与政府和行业企业进行广泛地合作,一个项目凭一己之力“闭门造车”,且不说会是“事倍功半”,往往会与项目发展的的初衷“南辕北辙”。无论是Oracle还是数字资产托管,我们都必须避免系统的单点故障,配置信任。只有进行对话合作,专注于信任配置的“过程”建设和治理,我们才能设计出符合金融和监管要求的工作流程,实现和履行分布式信任的效果和使命。 

亮点:全明星阵容洞察未来趋势

本场论坛为全明星阵容。你会遇到最新技术的开发者、最前沿的应用实践者、最具号召力的行业意见领袖、最权威的行业监管部门负责人、最有影响力的投资人,以及最有洞见的学术专家。你会惊喜地发现在各个领域中最意想不到的技术应用场景的创新构思,最奇思妙想的商业模式创新。

他们来自中国,来自新加坡,还有在新加坡创业和发展的来自北美,欧洲和世界其他地方的行业翘楚和创业榜样。有些发言人是提出加密和数字编程领域最有影响力意见领袖,有些是各类国际和专业组织的领导人,有些是各类商业模式创新企业的领风者,领跑人,例如全球首家数字托管公司的创始人,还有一些是使用区块链实现金融包容和普惠的创新贡献者。这些演讲者都在为新加坡向新经济,数字经济、通证经济的转型和发展做出努力和贡献,我们可以直接从他们的分享中吸取非常宝贵的实践经验。

“但需要强调的是,我们的亮点不是看到哪个网红大咖,或者听到什么投资指南。我们所期待的亮点是可以一起来明晰中新区块链领域的新的发展和洞察未来的趋势。我们也真诚地期待在一些技术和应用的敏感问题上,进行充分地讨论,开诚布公的交流意见。对于区块链的组织形式,治理架构,对于某些产品和通证的认知,我们都有不同的见解,这并不妨碍我们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取得领先,有效沟通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对方对于一些问题的看法。希望我们可以互相学习,也许可以在一些通证经济的敏感问题上达成共识,以推动新加坡和中国的区块链社区向前发展。”

另外,你会看到新的新加坡区块链协会成立,协会由原新加坡区块链协会和原新加坡区块链企业和深度技术协会(BEST:链深会)合并而成。新加坡区块链协会的英文是Blockchain Association Singapore,之所以没有把新加坡作为起首单词,是因为我们认为区块链是包容的,新加坡只是一个节点,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是一个节点,而不是中枢。最后,我们希望在区块链世界,大家可以有“无我”的中本聪精神,每一个国家和我们行业里面的每一个人,抱着最大的真诚,为行业发展尽一份力,“功成不必在我”。

备注:本文内容为巴比特专访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金融科技与区块链教授 李国权 整理所得,南洋理工大学商学院战略系高级讲师 闫黎 亦对本文内容作出贡献。

原创文章,作者:链接未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ullish.top/archives/1561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cnblock(微信)

电子邮箱:cncpl@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00-22: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