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观点

视数字人民币为假想敌:数字美元的来龙去脉

尽管《数字美元项目》白皮书没有一处提及中国和数字人民币,但其掌舵者早已经将数字人民币视为假想敌。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前主席克里斯托弗·詹卡洛(J.ChristopherGiancarlo)4月13日届满卸任后,马不停蹄担任一个非营利机构“数字美元基金会”的主任。该基金会于5月发布了《数字美元项目》白皮书。

基金会没有明确其资金来源,但是种种迹象显示,其来自于美国国家的支持。詹卡洛是共和党人,2017年担任CFTC主席就由特朗普提名,参议院通过上任,这一职位本身就是“公职”。

詹卡洛曾公开表示,数字美元是维护美元在数字世界领导地位的,如果数字人民币崛起,美元不数字化,那么地位势必受到挑战。并且他将数字货币冠上了意识形态的标签,分为“自由的和不自由的”。

 

数字美元的假想敌

 

让詹卡洛有可能成为“数字美元之父”的机会来自去年10月15日,詹卡洛和戈芬发表在《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文章:“我们派人去月球,我们可以把美元送到网络空间。”这篇文章探讨了如何通过协商创造数字美元的方案和方法,包括利益相关者会议、圆桌讨论和公开论坛,并详细描述了数字美元对政府核心利益的维护、以及对现有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相关项目的支持。最后还提出了数字美元一套关键指导原则。

这些原则将根据广泛的利益相关者需求和用例要求进行测试,以确保为数字美元的价值,原则要求数字美元遵守美国的核心法律、安全、隐私、经济和文化要求,并促进全球金融系统建设和消费者的需求。

这篇文章显然引起了美国相关机构的重视,而后,詹卡洛就开始筹备数字美元项目,并成立了数字美元基金会。

今年1月16日,数字美元基金会联合埃森哲正式启动了这一项目。因为埃森哲与许多国家的央行都有数字货币的合作,比如今年2月瑞典央行启动的电子瑞典。

2020年3月26日数字美元项目宣布了其第一批22名专家在内的咨询小组成员,他们将帮助指导建立美国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的实际步骤框架。名单包括商人、经济学家、前监管机构、技术名人和教育家,他们代表着银行业、资本市场、国际标准、反洗钱、货币政策、国家安全、隐私和财产权等领域的诉求。

詹卡洛4月卸任CFTC主席后,专职数字美元的建设。和大多数美国精英层一样,是美元全球霸权的坚定维护者。今年4月,他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在我职业生涯的35年里,美元一直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我坚信美元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不仅对美国有利,而且对全球经济也有好处。正是因为美元在过去几十年在全球卓越地位,世界已经成为一个全球市场。”

詹卡洛将全球过去的发展成果都归结于美元的领导地位:“(美元领导的这段时间),更多的人摆脱了贫困,进入了中产阶级,人历史从未有过。随之而来的是生活水平的提高,营养和医疗保健的改善,以及识字和教育水平的提高。”

诚然,美元作为通用货币,确实促进了全球化。但他本末倒置,将全球化的成果归集于美元霸权明显忽视了生产和消费才是全球化的本身需求。即便没有美元,多货币体系一样可以实现全球化的成果。

在詹卡洛眼中,数字人民币是美元霸权的主要威胁。还是基于同一次采访,詹卡洛认为,互联网的下一波浪潮将越来越多地将资产变成数字格式。因此,必须扪心自问,在一个数字资产的世界里,如果美元不是以数字形式融入数字世界经济,它怎么能继续成为卓越的记账单位?

他说:“随着中国对5G和一带一路计划的投入,即便是全球盟友国家也开始使用中国建设的关键的数字基础设施。中国的基础设施将使用数字人民币作为其整合的一部分,绕过世界其他传统的银行体系。”

他举例,一家中国公司在非洲一座大城市建造和运营的净水厂,并使用5G技术。当工厂氯气供应不足时,该工厂将向这家中国供应商发出再供应信号,而该供应商将直接用数字人民币支付。这笔交易将绕过当前的全球银行基础设施。“我不责怪中国人追求这个。但是,面对这种创新,我们怎么能说没有必要也让美元数字化呢?美元不也应该在数字化系统中发挥作用吗?”

詹卡洛认为,西方金融和监管体系在应对和适应这一新一轮资产数字化浪潮方面进展缓慢。“我们必须关注我们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以便为数字化浪潮做好准备。历史告诉我们,我们可能很快就会失去它。二战后,美元领先于英镑,英镑此前一直占据主导地位。如果你没有为未来做好准备,你将无法适应它。”

总体来看,领导数字美元建设的詹卡洛是要维护美元在数字世界的霸权地位,而假想敌就是数字人民币。

视数字人民币为假想敌:数字美元的来龙去脉

(数字美元项目白皮书封面)

 

数字美元短期难以实现?

 

虽然战略上数字美元视人民币为竞争者,但是战术执行上,数字美元落后数字人民币非常多。

时间上,数字人民币领先数字美元6年启动。如今,数字人民币已经进入到试点阶段,而数字美元刚刚提出了一个基础方案。

技术上,根据《数字美元项目》白皮书,数字美元其还是希望通过分布式账本技术实现,这意味着,数字美元如果要投入实践,需要解决的技术挑战非常多。比如性能问题,数字人民币已经可以实现30万TPS的交易性能,而当前最快的公链技术,TPS只有数千笔。

因为埃森哲的加入,数字美元很可能会和会向电子克朗那样采用R3开发的Corda账本技术。根据瑞典央行2月份的报告,该国数字货币项目由埃森哲(Accenture)牵头并基于区块链联盟R3的Corda构建。

埃森哲和R3合作颇多,在去年10月2019年CordaCon大会上,埃森哲和R3合作建立了一个区块链实时总结算(RTGS)系统。

美国的金融清算中心曾对各种主要的区块链进行了性能测试,Corda和Digtial Assets可以在5-6小时扩展到6000TPS。但比起数字人民币还是相差甚远。

除了交易性能,数字人民币可以实现双离线支付。但无论是经典的区块链账本技术如比特币、以太坊,还是无区块的分布式账本技术如Corda、DAG等,都无法实现双离线支付,事实上,单离线支付上述分布式账本技术也实现不了。

这意味着,在没有网络,或者网络环境不好的情况下,数字美元的效果大打折扣。虽然在《数字美元项目》白皮书用了很多笔墨探讨其“普惠性”,但没有网络都是空谈。

此外,在推广难度方面,数字美元落地阻力会比较大。虽然数字美元也采用了双层发行结构,但是在白皮书中明确提到“计息能力”。这对商业银行会造成很大的业务冲击——用户不必将数字美元存入银行,也会产生利息,那商业银行的商业模式将被颠覆。

《数字美元项目》白皮书也有一些领先的理念,比如“可编程性”。中国的数字人民币是否具有可编程性目前没有看到,但数字美元在功能要求上明确了这一特点。在具体使用场景上,数字美元可以和其他的数字资产、信息流等智能转移,就像“智能合约”那样,甚至可能产生出乎意料的作用。

综上,数字美元由于各种技术难点,短期推出着实很难。预计需要瑞典的电子克朗试点成功之后,数字美元才会试点。毕竟美元的使用广度,深度非克朗能比,必须慎之又慎。

詹卡洛自己也表示:“我不认为美国需要首先推出数字美元。目前美元占主导地位,美国仓促执行反而得不偿失。可能会犯错误。像美元这样重要的、在全球地位的货币,不应在立法起草会议上仓促上马,或东拼西凑一个方案。相反,美国应该谨慎地、深思熟虑地、向前迈进。它应该向别人学习,也应该从自己的实验中学习。不过,现在确实是开始探索数字美元的时候了。”

 

本文来源:互链脉搏

作者:元尚

 

 

原创文章,作者:链接未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ullish.top/archives/1566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cnblock(微信)

电子邮箱:cncpl@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00-22:00,节假日休息